...眼見一隻青花大海碗要摔成碎片,一碗粥濺得滿地。一名在旁斟酒的侍僕斜身縱出,弓腰長臂,伸手將大碗公抄起,其時碗底離地已不過數寸,真是險到了極處。《俠客行.金庸》

以上是俠客行裡,群英在俠客島臘八粥筵席上一個精彩鏡頭。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到鐵皮屋這樣不起眼的店面,很多人可能加速就通過了。但是位於建國加油站斜對面的這家越南小吃店,可是許多太昌居民跟慈濟學生的口袋愛店呢!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逍遙遊”是莊子裡面我最喜歡的篇章,「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也」更令我咀嚼再三,履歷表上面就引了這段話,向雇主自我推薦:我擅長的現在看來無用,但說不定未來你們用得上喔!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東海大學時期住女宿上鋪,早上第一堂課想賴床往往跟室友說:ㄟ,黃曆說...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真是有幾年前秀逗糖的功力.可以拿來惡作劇讓不吃辣的朋友恨你一輩子.先前試過暴君洋芋圈應已通過,這次越級挑戰最凶暴君,本來以為自己吃辣功力尚可,不過最凶暴君幾個下肚,簡直想把舌頭嘴唇給切了...實在太辣,半小時內我都沒法克制涕淚縱橫.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南京街、福建街...這一帶,以前舊火車站還在這邊時,可是花蓮最熱鬧的地方。花蓮第一家牛肉麵口福牛肉麵,已經在福建街上屹立了三十三年,滿足了無數花蓮人的口腹之慾,更和許多人的牛肉麵記憶畫上等號,許多花蓮人想到牛肉麵,第一個想到就是口福。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工商記者的工作,報導是幌子,主要目的是要客戶下廣告。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看來是裝了一打金頂電池,怎麼都不會累啊?>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畢業很多年,最近突然想念起黑洞來。黑洞是中興大學旁邊一家小店,餐廳兼PUB,夜間部下課晚上十點了,我常到黑洞點一份雞腿排,配著老闆選的各式精彩搖滾,當作遲來的晚餐,附餐飲料若怕失眠沒點綠茶,偶而會換個調酒喝喝,一坐就到午夜。大學時代有課時幾乎每晚報到,週末有時沒地方去也跑黑洞。我常跟老闆GIGI說店名取得真好,黑洞真把人都給吸來了。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把大塊脂肪去皮切塊絞成肉末,小火滾一小時,等脂肪融出以後撈去肉渣,放涼後在冰箱擺一天,蒐集上層油脂裝瓶。原先看來污濁的脂肪現在呈現晶瑩的雪白色。與油炸法相比,水煮法能保有油脂原先的特性,也比較不會有腥味。這是一位皂友告訴我的。

未精緻油脂用我們在印度買的水晶玻璃瓶盛起來,日後要使用,稍微加熱就可以入皂做材料。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逛街到處看到萬聖節商品:薄如絲襪的女巫帽、塑膠臭的科學怪人面具...,大多是兒童尺寸,和滿街的美語補習班應該脫不了關係。記得在補習班工作時,去要糖還得跟鄰居套好招,才能帶著一票搗蛋小鬼上門。不過也可惜華人沒這種好玩的節慶,中元節精神類似,但也不是能讓小朋友們大大方方搗蛋的節日。西化有時實在莫之能禦,因為萬聖節復活節聖誕節,怎麼看都是好玩得不得了的節日啊!
只是小朋友們的創意似乎常被制式化商品框住了,怎麼扮都是女巫跟科學怪人;僵屍女鬼都還有點不夠本土化,一直希望看到有人扮個"林投姐"之類台灣傳說出現過的女鬼,不過幾年來卻都失望了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高雄市議員王齡嬌天拿出「雄中青年」106期,批評內容有如黃色期刊,認為學校未盡把關責任應道歉。"
日本早慧作家乙一,17歲寫出"夏天、煙火、我的屍體"描述兩個分別國中國小年紀的兄妹殺人棄屍的過程,是非常精彩的小說;二十歲就封筆的法國詩人韓波,作品不乏性且是同志之愛的描述。按照這位多事議員邏輯,這些作品應該都要重新審核,作家則要送去上道德重整課程。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家中一向書多,有記憶以來書櫃一直是在蔓延增生的狀態,從書房滿溢出來,到最後客廳、餐廳、主臥、小孩房…,皆是書櫃。父親每每承諾是最後一個,但是過一陣子就會發現活動的空間又少掉一塊。
對書,我一向是愛之且畏懼之,人住的空間拿來堆書以後,生活品質就節節下落。若能選擇,有時候真羨慕家徒四壁者乾乾淨淨的四堵牆,因為在吾家,要一面空白牆面掛畫都不可得。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吉本芭娜娜的白河夜船裡,提到朋友從事的特殊性工作:"專職“陪睡”,陪那些身心俱疲的人睡在豪華大床上,久而久之,客人們內心的黑暗滲透進了她心裏,最後連吊在半空的吊床也無法晃掉積鬱還她平靜了,她只有選擇去往“安息的世界”。"
很特殊的工作,人們太寂寞了,有時候只是想要一個體溫依偎著。不過也許因為台灣地處亞熱帶,人們躁動著壓抑著,睡覺,通常就意味著性交,刀光劍影大汗淋漓,似乎才有做過什麼、回本到了的感覺。像書中那樣細緻優雅的性產業,大概還沒能發展起來。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