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自由在生活中退縮到幾近卑微,旅途中曾有的孤寂與不適,在求不得的心情下,都變得甜美可人,臥舖火車是其一。
早期台灣北高列車有臥舖,但在現代交通時間大幅縮短下早已取消,我第一次坐臥舖火車是在大陸,昆明到大理。之後,北京到大同、成都到天津、深圳到武漢…這些路線動輒十幾二十小時,若說旅館是暫時的家,臥舖火車也是,只是是個移動的家。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