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小,伊就知曉,媳婦仔是不要想多要求什麼的。
伊的娘家,形式上一年只回去一兩天的,在連生六個女兒之後,才盼得男丁。女兒無一例外,都成了養女,或媳婦仔。唯一不那麼虧本的,是伊,和母親的表妹交換,成了人家的媳婦,也換得弟弟未來的媳婦回來。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縣長選舉前一周,大老突然腦血管栓塞倒下。
此次T縣的選舉競爭空前激烈激烈,泛青和泛黃都推出了候選人,而未獲泛青提名的呂姓立委也決定脫黨參選,三人在地方各擁勢力,因而選情一直呈現曖昧不明的狀況。而T縣為島內人口最多的大縣,一向被視為總統選舉的指標性前哨。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不知道,孤獨也會成為這樣刮骨的傷,在前女友不動聲色地離去、只托朋友傳一句“抱歉”之後,他就開始夜夜失眠。偶而入睡,總在翻身擁抱到一把冰冷的空氣時,怵然驚醒。敦厚的他沒辦法聲嘶力竭地控訴,親朋好友的詢問,只是換來他淡淡的苦笑。周末房東上門收房租時,被他留下來吃晚餐,幾根雞腿一把青菜就變出香氣四溢的油淋雞麵,其實是一個人食不下咽,才留房東太太一起吃,沒想到她吃得眉開眼笑,直問他有沒有女朋友,要介紹女兒給他認識。他一逕苦笑搖頭。好脾氣、好手藝,留住女人的胃卻沒能留住她們的心。明知道真正的理由是變心,他卻沒辦法對曾經愛過的女子生氣,只能氣自己懦弱,發誓再也不為這些女人做牛做馬。
分手後第二個月的第一天,回家路上在一家便利商店聽到附近微弱的呼聲,尋覓間,車下鑽出一隻白色小貓。轉身買了罐頭出來。分手到現在,晚餐時分看到街頭儷影雙雙,還是食不下嚥。看貓咪吃得開心,心情也好轉些。之後幾天,每天回來都遇到這隻小白貓。第三個禮拜二,貓咪吃完罐頭,居然跟在他身後一路走回家。一個單身男人的房間並不適合飼養寵物,但他轉彎走快就是擺脫不了這隻喵喵叫的小東西,只好一把把牠撈了起來,沒想到小貓絲毫不畏懼,盯著他的眼睛繼續叫。躍入他腦海的第一個念頭是阿嬤說的“貓來起大厝”,第二個念頭,那雙綠色眼睛,有些媚有些不馴,真像剛離開他的那個女子…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深夜下計程車時心事重重,沒留神就用力關上車門,走了幾步路,總覺得身後怪怪的。失聰之後,許多感覺真的都敏銳起來。回頭,司機瞪著我,剛剛針扎似的感覺大概就由此而來,他臉色不佳地下車檢查車門,車子挺新,我剛剛那一關,大概讓他心頭在淌血吧﹗
我回頭走到車旁,指指耳朵,搖了搖手,努力擠出最誠懇的微笑。剛剛下車前是從後照鏡讀他脣形,勉強猜出價錢的。我上車時說了目的地以後就沒再開口,難得遇上寡言的司機,一路的沉默沒機會也沒必要向他解釋我現在聽不見。在我第三次打了這個結結巴巴的手語後,他才猜出我的意思,有些納悶,但是臉色和緩了許多,點點頭開了車走。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自小便喜歡刀,從長柄的武士刀,到手中精巧的彈簧刀,優美的線條每每令她愛不釋手。
和同齡的女孩出去,別人都被可愛的髮飾和娃娃吸引時,唯獨她在刀械店的門口駐足。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媽媽昨天又感冒了。
最近睡覺常聽到她吸鼻子的聲音,我問她怎麼了,她都說:「感冒了。」昨天感冒,前天感冒,大前天感冒,上禮拜感冒,上上禮拜感冒…每天都感冒,都不能帶我出去玩。我說給媽媽聽,她笑了,問我時鐘是不是也會看了,我說會,跑到時鐘前面告訴她,現在已經六點五十分了。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十一分之一的小草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在餐桌上
沒有徵兆,Ariel重重地放下刀叉。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雪人醒來時,四周在一片黑暗之中。
「喂,有人在嗎?」他大聲喊,沒有回應,他更大聲又喊了一次。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靈感出自國王的新衣~ 其實他早就知道那是個詭計了。 自小跟在保母身邊,紡紗縫衣的事早就看了不下千百回,那兩個騙子,紡紗時常忘了紡了一綑需轉動紡錘一次;縫線時間距長短不一…,國王觀察十分鐘就看出來了。 畢竟是一場超大的賭局與騙局,饒是兩個老練的騙子也忍不住微微顫抖。 可是整個王國都瘋了,上至內閣下至弄臣 每個人都努力遮掩住自己的困惑,偽裝出睿智的眼神。那時,國王就決定從事他這一生最大的造反與,冒險。 註定成為一個國王,就註定了此生無法享受身為一個平凡人的快樂。五歲起,他的儀容舉止就被嚴格要求著,坐下時要把袍服弄整、眼神必須質視前方、吃飯時不能將刀叉弄得叮噹作響…。當家庭教師的課程告一段落,他走到窗前,從國家最高的窗口往外望去,當時七歲的他,最羨慕的是護城河旁邊光裸著身子玩水的孩童。同樣年紀的他,只有在睡眠時,僕役都退下了,才能享受這樣的快感。裸身真是最舒服自然的衣服啊,讓全身上下每一個毛細孔與自然交流對談。可是大家都不懂,而若是第二天讓女僕發現了又會大驚小怪一陣,怕他著涼,擔心他感冒。 所以當他發現這整個王國都被愚弄了,他忍不也想加入這一場騙局。 終於可以以這樣的姿態,踏踩他的王國,他的腳底感覺一路上,從青石板的沁涼,到黃土地的潮濕;他的皮膚感覺到城鎮遲滯的空氣,也感覺到出城後舒緩的涼風;他呼吸到市集肉類蔬菜混合的腥味,也呼吸到鄉間剛插秧的草香…。他感覺到自己總是容易出汗的身體,終於擺脫掉衣服的束縛,輕鬆愉快。 第一次,他覺得他是以自己的身分活著,而不是一個國王。 所以,當那個不識相的小孩揭穿了這一切,扭頭就走的國王,眼底恚怒的意義,不是因為羞愧,而是遊戲已經結束了。 當然也不會有人明白,國王為什麼開始在宮中舉行天體派對,大多數人視其為異常,可是就像當時面對空空的紡織機時,大多數人的掩飾與謊言。現在更沒有人有勇氣規勸國王,讓之後三十年,他成了有史以來最自由快樂的國王。不過道貌岸然的歷史學家不願意寫進這一段,隨國王過世,這一段歷史就逐漸被時光所淹沒。 不過到現在,還是有很多天體愛好者,視他為天體運動的創辦者。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