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陳狐狸

花崗山運動場邊栽種許多巴基魯(麵包樹),巴基魯果肉柔甜,但皮極粗糲。這天掉了一顆果實下來,裂開露出柔軟的果肉,一隻松鼠歡快地奔過來,埋首大嚼好不快活。正在遠處長凳上午睡的三花貓也被驚動了,牠躡手躡足接近,猛的一撲,松鼠已經在口裡掙扎了。貓咪其實不餓,附近柑仔店豢養得牠肥肥胖胖的,狩獵純粹是本能,還有樂趣。既然不餓,美味的獵物該獻給誰呢?牠叼著松鼠,輕快地朝柑仔店奔去,打算放在老闆娘房門口給她一個驚喜。可惜還沒到門口,大黑狗興奮地撲過來,受驚的貓咪一不留神,松鼠下地就跑。好在黑狗手腳快,一張嘴又將松鼠叼起,搖著尾巴去向老闆娘邀功。正在煮飯的老闆娘被聲響分神,低頭看見狗嘴裡的松鼠,伸手敲了黑狗一下,狗不放,只好直接掰開狗嘴。松鼠兩番虎口餘生,跑得顛顛倒倒,總算是撿回一命。這一折騰,鍋裡的炒蜆仔沒收好汁,九層塔也老了。好在門口五六個人不知已經喝掉幾手啤酒,菜上桌沒一會兒還是盤底朝天,醉言醉語稱讚老闆娘手藝了得。柑仔店另外兩隻狗已經在桌旁守候半天,雖然只得到幾隻有點殘肉的雞爪,還是開開心心到一旁大快朵頤。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