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會控制方向之前,從斜坡上面滑下來,我還怕得直想掉淚,怪自己幹嘛沒事找罪受。

第一個週末,留法的筆友回北京,跟他幾個大學同學約了要去滑雪,問我去不去。在台灣,要滑雪大概只能到合歡山的雪訓場去,而且手續似乎挺不方便,雖然覺得沒先去逛皇城先滑雪去了有些遲疑,還是答應了。

然後可能是參加的行程較陽春,同行的朋友又已熟門熟路,教練從一開始就不見人影,朋友指點兩句就自己玩去了。一穿上雪鞋整隻腳沈得不像話,連走動都辛苦,雖然坡度不大,可是每次往下滑那種隨時會跌倒的不確定性還是讓我心跳得挺難受。

在密云的南山滑雪場據說是台灣人開的,週末時間人頭湧動,要搭纜車得排上好久的隊,中午要吃飯,端了餐盤半天也找不到位子。出門前翻箱倒櫃找出已經不用的3315,因為怕招搖或搞丟(這也是親朋好友的建議,越低調越好),可是看看左右,有拿N90的,有拿V3的,心裡想:「原來大陸有錢人還蠻多的,自己真是過慮了。」更嘔的是想起帶來的衣服多半樸素到土氣,屆時怎麼照相怎麼難看了><


下午情況稍稍好轉,弄清楚一腳定向、一腳控制以後,終於不會老是直直地往樹叢或人群裡衝,看著坡度較大的中級雪道,想著雪是軟的,再摔也不會太痛,而且中級雪道的纜車排隊人數少多了,一個衝動,就加入隊伍當中。

不過站在起點往下一看,還真會腿軟,好幾個第一次跑上來的人,都坐在一邊猶豫半天不敢起身往下滑。我也坐了近十分鐘,橫豎是沒其他路下去,不滑不可,硬著頭皮就站起身來了。

第一次,僥倖前方沒人,一路下來居然沒跌倒,不過速度慢下來之後,真有種大難不死的感覺。

不過第二次可沒這麼好運了,在半途發現前方停了三四個人,大喊已經來不及了,就這樣筆直撞上去,一堆人撞成一堆。最慘的是一跌倒就站不起來,因為會一直往下滑,最後只能拆了滑雪板調整好角度再穿上。

摔得很過癮,大腿的瘀青過了兩個禮拜才消,不過我第一次就敢上中級雪道,也被他們歸類到大膽的那一邊去了。

PS.北京郊區有蠻多滑雪場的,有一些也包裝成套裝旅遊提供來回接送跟門票,這是在台灣不容易玩到的東西,到了北方倒可以去試試。
創作者介紹

尋犬啟事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