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記其實一點都不青了,在那邊兩個月,忙到沒時間寫;回來兩個月,閒到沒時間寫。現在又開始上班,腦力被廣告剝削到煩悶的時候,才開始想寫點東西抒發。記一些我待過最久的大陸城市的一些心情記事吧!◎

八點半上班、週休一日...是我回憶起福州那段時間,最令人抓狂的事吧。加上晚上常常得加班到九點十點,一個隔海的情話綿綿往往到凌晨一兩點才睡,早上要爬出被窩真是萬念俱灰啊!(福州又比台灣冷)。
通常都是到八點十五、二十分,才衝出大門,攔部出租車就走。老藥洲街巷弄狹小,常會因為車輛迴轉堵車。遲到十分中以上就扣掉半天工資,反正令我奇檬子不爽的事情,族繁不及備載。
那天攔到車已經是八點二十五分了,雖然公司很近,不過只要多個紅綠燈,我又要遲到了。偏偏在轉到五一中路之前,出租車司機居然又停下來讓一個抱小孩的年輕女人上車,娃娃車加上一堆東西,折騰了三四分鐘才好,我生氣的是司機老大居然完全沒跟我商量知會一聲。
到了大陸,好像不得不潑婦起來,我隱忍沒多久就忍不住發難:ㄟ,你這樣中途再接客,我都要遲到了,你車錢怎麼算我?
司機說:那不,就算你個起跳價吧!
我很不爽的說:我過去平安大廈也不過就個起跳價。
那年輕女人緩頰:哎呀,實在是東西多啊、我又抱個孩子、車子不好叫啊...blah blah。

其實我發難的對象是司機不是那女人,繼續計較下去也顯得格局不大,只是那種心情問題,久久無法平復。
而那天這樣一搞,真遲到了十來分鐘,半天工資就飛了。這錢也不知上哪求償,反正在大陸,老有一些雞零狗碎的奇怪事情發生,讓人不勝其擾吧!
創作者介紹

尋犬啟事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