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唯一一次像出遊的行程,還是附加在公事上面。到淮安去看一塊建商的地,開了一個多小時才到,遠得要命。
中途經過這個廢宅,原先只是在門口探頭探腦,最後幾個人捱不住好奇心,還是跑進去晃悠。

以前不知道是住宅還是寺廟還是其他用途,一進門的藻井就令人驚艷。可惜相機不好,照不出原有的色調。即使湮沒了數百年,還是看出宅第的華麗。

宅內該拆的該偷的該頹圮的都已經消失的差不多,我同事運氣好,還是拆到一小片窗櫺。

我只撿到一小塊廢木頭。

這塊廢木頭最後也丟在福州辦公室裡了。要坦承我還是有點發毛,不知道這種廢宅裡會帶出什麼玩意兒,更何況得搭飛機回來。
不過廢墟實在予我較高的想像力,北京去了幾次,頤和園始終沒啥興致去,倒是對圓明園念念不忘。
大學時代曾經跟學長跑到某個古宅探險,翻牆過去(回去大腿黑青一大塊)。前院已經被雜草淹沒,但一進門就看到正廳一堆祖先照,搞得我們心裡超發毛。房間裡家具新舊雜陳,書桌裡面一堆快發霉了的黑白照片非常具有古早味。記得在廚房裡發現一個形狀特殊的甕,因為被骨灰罈這個想法自我約束了,雖然甕的形狀及釉色皆美,我們還是不敢信手牽羊。到書店翻了圖鑑才發現是只暖手爐。學長後來有沒有回頭去A走那個甕,不知道,但是對於當時那種陰森的感覺,還是歷歷在目。
淮安廢宅在福州都市擴張之際,很有可能被拆除。但在它湮沒之前,我很慶幸曾經進門探訪。
創作者介紹

尋犬啟事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ookie
  • 那樣的鬼屋你們也敢逛進去...<br />
    但是看起來很像古早一點的豪宅?
  • 大白天,當然進去啦。其實沒說的是,裡面一個枯井已經成了蛇窩,旁邊一堆蛻掉的蛇皮。<br />
    我還是會發毛,所以順手牽羊的那跟木頭就不帶走了

    seeress 於 2009/05/23 20: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