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的還是出發了,老去的畢竟老去了,閃著日光燈昏黃的訖站兀自等待,再怎麼迂迴與延遲,終究還是會抵達。

女郎梳著髮,梳落了一地的時光碎屑。月台上的長椅散發木頭與陽光的氣味,秋日的風捲起一地塵沙,你望著女郎背影著迷,突然以為自己眼花。

女郎不見了,地上一綹白髮蒼蒼。月台上沒有人,沒有站務員,沒有車次。你忘了自己要去那裡。

痛苦地抱著頭喘息,抓下一把頭髮,你望著手中,
尖叫。

白髮,全是白的。
創作者介紹

尋犬啟事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