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夢半醒之際,他聽到垃圾車的聲音。
到底是清晨還是下午,只見窗縫外的天空透著半橘半紅的色調。
桌上那碗泡麵放了兩天還沒倒,現在整個房間都透出一股餿味,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提不起勁起身收拾。
「大概是禮拜一那次太瘋狂了吧!」他想。網路上認識的高中妹妹,沒想到在床上勁兒那麼大,事後他整個手臂酸痛了好幾天。
「到底幾點了?」迷迷糊糊之際只聽到垃圾車的聲音越來越近,他的睡眠也越來越不安穩,折騰了近半小時才在垃圾車遠去的聲音中再次睡著。

第二天又是相同的時間,醒來時的痛苦有如掙扎離開標本的蝴蝶。垃圾是不能不再倒了,不然連浴室的臭味都要飄出來了。心不甘情不願爬起來收拾垃圾下樓。
還是搞不清楚現在的時間,他的紀元停留在線上遊戲的殺伐中。只是今天倒垃圾的人真少,不像平常得跟一堆阿媽搶著往子母車扔東西,下樓在巷口等的時候居然只有他一個人。
這樣也好,在人群湧出公寓大門前,他可以把垃圾倒了而不用跟鄰居言不由衷地交際:這也不是他的長項。
鬆了一口氣,他轉身回家。

一次倒了大部分垃圾,連續幾天聽到垃圾車的聲音他都繼續賴在床上。不過那日開冰箱,發現採買回來的儲糧已經沒地方放,非倒垃圾不可了。
踢踢躂躂出了門,還是沒人在等,他愉悅地幾乎要吹起口哨來。不過今天垃圾重,他把黑色大塑膠袋往子母車丟時,一個踉蹌整個人就跌到垃圾車裡,他驚恐大喊,卻發現滿口被垃圾塞住發不出聲音來。
當垃圾車碾碎他下半身時,他居然還想到一件事:
冰箱裡的高中妹妹,還有一雙大腿沒丟。

站在車外的清潔隊員戴著斗笠壓得低低地,面孔部分是一片黑暗。不知道凌晨幾點幾分,垃圾車重新開始運轉,安靜地向前駛去。
創作者介紹

尋犬啟事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