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長選舉前一周,大老突然腦血管栓塞倒下。
此次T縣的選舉競爭空前激烈激烈,泛青和泛黃都推出了候選人,而未獲泛青提名的呂姓立委也決定脫黨參選,三人在地方各擁勢力,因而選情一直呈現曖昧不明的狀況。而T縣為島內人口最多的大縣,一向被視為總統選舉的指標性前哨。
而大老卻在此時倒下。務農出身的大老雖未明顯選邊站,但不可否認,他卻是在出席泛青聯盟所舉辦的餐會上,因酷熱引起血管栓塞,進而導致腦中風。雖然當時只是禮貌上的致詞,並未表達明確的意向,但泛青已將其視為囊中物,大肆宣傳大老演講時的真情流露,慷慨激昂。泛青黨主席更多次到醫院探視昏迷不醒的大老。
草根性強的大老,之後成為農會理事,多次帶領農民至首都的總統府前抗議政府的農業政策,在以農立縣的T縣,不但是精神領袖,更是超強的吸票機。雖然沒受過什麼教育的他,總謙稱自己不懂政治,但即便是村里長之類的基本選舉,只要聲稱和他交好的候選人,總能多拿些票數。
泛黃是有苦說不出,雖也派人送來了花籃和補品,內部卻為了主席是否要前來探視而意見分歧:有人認為大老的票源已形同泛青禁欝,不如放棄另闢老農津貼的戰場;另有人主張大老畢竟是精神領袖,仍應前往探視為佳。但泛黃選情此時已不樂觀,主席尚有其他縣市的保衛戰要打,後一派的聲音很快就弱了。
選舉前三天,民調已逐漸明朗,泛青32%,泛黃22%,呂姓候選人17%,泛青主席至醫院探是大老時,眉頭雖然緊皺,嘴角卻是開展的。幕僚將家屬拉至一旁商議,要在選前兩天,在縣立體育場為大老舉辦一場祈福晚會。大老此時的病況的確不樂觀,六神無主的家屬未思及其他,便同意了。
是夜,在體育館,千人輕著燭火,低頭吟唱大老填詞的歌”咱農民著欲站起來”。泛青主席眼泛淚光,哽咽地說:「選舉是一時的,我們可以輸掉這場選戰,但不能失去大老,讓我們在這裡為低頭為他祈禱,願他度過危機,站起來再次帶領我們的農民!」
千盞燭光安靜搖曳的晚會,透過攝影機顯得更加莊嚴肅穆,正趕往T縣參加另一場造勢晚會的泛黃主席,在電視上看到泛青主席動人的演說後,忍不住啐了一聲:「幹,整碗捧捧去!」

大老是在投票日當天晚上八時許過世的,六點不到,各主要票倉就已經開得差不多,泛青以壓倒性的票數大為領先,七點整,競選總部放起一長串鞭炮,主席和新縣長手挽著手,滿臉笑容地向群眾揮手致意。
在醫院的,只有大老的家屬,和幾個當初一起籌畫農運的夥伴。泛青和泛黃的送的花籃,在幾天的疏於照料,同樣顯得死氣沉沉。
創作者介紹

尋犬啟事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