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老爸是因為個性耿直才離開學校從事社會運動,可是年少時期因他名氣蒙受的特殊待遇,以及困窘的物質生活,使我一點也不想步他後塵。
雖然自己必須承認父女之間某些個性的類似,路上遇到不合理的事,我大部分時間還是會挺身而出,比如沒效率的戶政人員、沒禮貌的售票員...不過那些畢竟是錯身而過的煙塵,不會一直糾纏在你身邊。但職場不一樣,今天因為言語上的不適,可能會讓你被記恨幾年,所以大部分時間我能少一事就少一事。
再者,華人的個性,背後吱吱喳喳行,當面提出建言就懵了。
從高中時代就因為投書報紙揭發學校附近省立醫院對學生的不合理對待,醫院打到學校來關切,本來還要請我去醫院"坐坐"...這自然是不去。而當我滿腔熱血要當初談論的同學出來作見證,每一個當面就已唯唯諾諾,我去廁所時還聽到同學抱怨我多事。當時待在廁所進也不是、出也不是。
我當然不會再去為難同學出來,我選擇向醫院跟學校致歉,承認自己未經查證,然後發誓以後絕不再做這種自找麻煩的事。

到出了社會,偶而還是會遇到這樣的狀況,剛進一家新公司,我都會把我看到的據實以告,如果公司不是可以接受建議的,我就閉嘴。不過最氣的,還是又遇到背後談論時附和你,當面捅你一刀的同事。
連在補習班都有。
外籍老師在聯絡簿上面的留言惹毛家長,中籍老師要收尾,我跟另一個同事都抱怨連連,下次會議我照實提出,覺得這是外籍老師稍微注意可以避免的。
老闆不認為。
然後當初意見一致的同事,非常捧老闆LP的說(實在找不到更貼切的形容了):ㄟ...這不就是我們的責任嗎?
老闆龍心大悅,當下不識相的人又是我了。


之後之後,又遇到跟補習班有關係的事了,同事說:「ㄟ,這個點子不錯啊,下次你可以跟老闆反應啊!」
我瞅他一眼,心想:媽的,你當我是烈士啊@@


結論:沒勇氣講的,就給他爛下去,我才懶得管勒!
創作者介紹

尋犬啟事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