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慄,這是一定要借用朋友創意的一句話。
猶記得才幾年前寫過一篇女人廿五,沒想到時光之輪已匆匆將我輾至卅。想到三十這個數字就會覺得驚悚,完全無法下筆再寫一篇女人卅。
身高給我唯一的犒賞是可以裝可愛,可是世故了滄桑了的心靈卻是怎樣也裝不年輕。我對待周遭的人事物會開始出現一種質疑跟窺伺觀察的態度時,自己都覺恐怖。
不過認真探究現在生活,倒是比先前自在,工作逐漸能抓到一點自信,獨處也因為自我了解多了,讀出點除了寂寞以外的況味;閱讀、看電影、寫作、做手工皂…。身體狀況是自知要為老來存點本,不敢再放肆日夜顛倒,該吃的該動的該睡的絲毫不敢怠忽,"女人廿五"裡寫的好處現在全在,還多了點什麼其他的。
那到底差在哪裡勒?

女人卅,一切都好。
就是身分證上的年齡欄不好!


附錄:
女人廿五
2003年,我將過25歲,半百的一半。相較於過去幾年,我明顯可以感覺皮膚未若以前水嫩光滑,體力也大不如前。雖然自己始終不承認是在虛度,可是時光終究是不容情地將我推向25歲...

25歲的定義是什麼?25歲的人該有什麼樣的面貌?在我尚耽戀著所謂年輕人可有的狂放與任性,25歲的人容不容許這樣的表情出現?說是要結婚生子似乎也是適合的年齡了,可是想到人生大半尚未兌現的夢想又有些不甘心,話說回來,自己所追求的又是什麼?所謂的不平凡的人生註定要和柴米油鹽起衝突嗎?我不也十分嚮往日常生活所散發的溫柔光芒?還是女人終究要矛盾,因內在種種不同面貌與不同光彩?

然而我還是十分愉悅於自身女相,再一次機會,還是要當女人。太多思考碰撞,太多光影交疊,眺望於眺望中豪放,瑣碎於瑣碎中細膩,即使不迎風賦歌,在市場中雞鴨魚肉,斤斤計較,我還是覺得啊...女人,有趣!

誰說過二十便該長江黃河,一洩千里?的確,二十歲後每一年變化都異於過去十年,光怪陸離,目不暇給.可不也是種樂趣?

天知道下一刻如何,伏案疾書?披髮漫遊?踽踽獨行也好,與子偕行也好,腦中未停止思索片刻,人生的樂趣就不會停止片刻。
創作者介紹

尋犬啟事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