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夜闇走一段山路,一開始還拿著手電筒,後來發現微弱的光不足以照亮前方道路,就熄了它。
夜間的樹影幢幢,總必須催眠自己:山精水怪的魅力要壓過於對山林怪談的恐懼感。
要在這樣的山路上走路,依賴的不是視覺,而是直覺,以及記憶力。視覺其實是最大的擾亂,摒除掉它後,可以感覺腳底踩過枯葉的爽脆、踩過松針的柔軟。我聽到風入松,也聽到夜梟咕咕的笑聲。
走到公路上,已習慣了黑暗,對撲天蓋地的月光一下子有些不習慣。月光向來不具有侵略性,可是當下卻有被光華加冕的感覺,席慕容的山月躍入腦海:“而月亮衣我華裳。”
氣溫太低,無法裸裎,但仍能有沐浴月光的感覺。

2008/5/18中橫觀雲山莊
創作者介紹

尋犬啟事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