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本芭娜娜的白河夜船裡,提到朋友從事的特殊性工作:"專職“陪睡”,陪那些身心俱疲的人睡在豪華大床上,久而久之,客人們內心的黑暗滲透進了她心裏,最後連吊在半空的吊床也無法晃掉積鬱還她平靜了,她只有選擇去往“安息的世界”。"
很特殊的工作,人們太寂寞了,有時候只是想要一個體溫依偎著。不過也許因為台灣地處亞熱帶,人們躁動著壓抑著,睡覺,通常就意味著性交,刀光劍影大汗淋漓,似乎才有做過什麼、回本到了的感覺。像書中那樣細緻優雅的性產業,大概還沒能發展起來。
所以現代人難免情感空虛的原因在此,有時只是想要個人陪睡覺,半推半就下不得不上床,上了床感覺更空虛。當然更不可能在眉來眼去階段就聲明只想一起睡覺,說過這是亞熱帶,吃個飯都有人以為是上床的guarantee,說睡覺只會引起潮溼呼吸裡的一陣騷動。
所以很多孤獨的人都養寵物去了,抱貓抱狗睡,可以百分之百的信任,而且不會要求你用身體金錢等等回饋。多養幾隻,人家會說你有愛心,不會說你濫情。
每天晚上洗一隻貓蓬蓬鬆鬆地抱進來,一團香噴噴的毛球依偎在你旁邊,雖然和情人睡比起來差了一點,沒有愛情的篤定,有的,是被信任跟依賴的感覺,也是一股暖意。
創作者介紹

尋犬啟事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