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大學時期住女宿上鋪,早上第一堂課想賴床往往跟室友說:ㄟ,黃曆說...
今天宜安床。

這種冷笑話只有第一次能搏君一笑,之後室友的確很配合不再叫我起床,那兩個學分想當然爾就飛掉了。
該感謝今日生活已不那麼需要被黃曆所約束牽制,不然剪個頭髮還得看日子也挺累的。這次的長髮留了六七年,後頸應該也有好長一段時間沒好好吹風了。
毛毛躁躁的分岔希望也留在理髮廳地板掃掉囉!

創作者介紹

尋犬啟事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