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人醒來時,四周在一片黑暗之中。
「喂,有人在嗎?」他大聲喊,沒有回應,他更大聲又喊了一次。
「幹嘛呀,吵人睡覺!」一個慵懶的聲音回答他。
「為什麼外面這麼暗?我們是在北極還是南極,碰到永夜了?」雪人問。
「錯,我們不在北極也不在南極。」那聲音頗沒好氣。
「那...我們究竟在哪兒?」雪人有些惶恐,一個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不在雪地上的雪人,難免會有些慌張。
「我也不知道,總之是有人需要我們,我們就出現在這兒了。在哪兒有那麼重要嗎?反正我們一向是因應人想要的面貌出現,多頂帽子,多條圍巾,多副墨鏡...。」
「難道我們的出現與存在,完全不能有一點自己的意識嗎?我們為什麼在這裡,不是在那裡?為什麼長這個樣子,不是別的樣子?我們以後又會去那裡?」
「別我們我們的,我和你可不一樣。你算是幸運的了,還有個自己的樣子,那像我...」
雪人還想再問,卻被拎了出來。一直到他被拆開了那層不透光錫箔紙,才知道,自己不過是支雪糕。
「現在你明白為什麼了吧!」盒裝霜淇淋冷冷的說。
創作者介紹

尋犬啟事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