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看到新聞的當下就想寫的題目,可是太沈重了,迫於前一陣子的求職壓力,一直沒動筆。
嘉義市一個少年持開山刀將不斷欠債拖累家人的父親殺害;彰化一個老農夫拿鋤頭殺死吸毒不務正業的兒子。
同樣是天倫慘劇,兩個當事人卻同樣表示解脫了。
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這樣的解脫真是諷刺而辛酸。做父親的多多少少曾有過那麼一點溫情在兒子的在記憶中,做兒子的顢頇幼時應該也曾是給父親的甜蜜記憶,但是當開山刀與鋤頭落下時,所有愛恨都遠颺,只剩下恨不能形同末路的遺憾。
父不父,子不子,原是形容倫常敗壞;可是這兩個當事人,卻讓人完全無法苛責。 老農夫殺子後,警察要用衣服為他遮掩,他揮掉衣服說:「我終於解脫了。」在新聞前看到消息的我,為他那一揚手甩開衣服的動作,熱淚盈眶。
創作者介紹

尋犬啟事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