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小說創作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把大塊脂肪去皮切塊絞成肉末,小火滾一小時,等脂肪融出以後撈去肉渣,放涼後在冰箱擺一天,蒐集上層油脂裝瓶。原先看來污濁的脂肪現在呈現晶瑩的雪白色。與油炸法相比,水煮法能保有油脂原先的特性,也比較不會有腥味。這是一位皂友告訴我的。

未精緻油脂用我們在印度買的水晶玻璃瓶盛起來,日後要使用,稍微加熱就可以入皂做材料。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親愛的瑜,妳是否已找到心目中的天堂?我們相聚僅只兩個月,發現個性不合,又各自飛去尋找新的幸福。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小,伊就知曉,媳婦仔是不要想多要求什麼的。
伊的娘家,形式上一年只回去一兩天的,在連生六個女兒之後,才盼得男丁。女兒無一例外,都成了養女,或媳婦仔。唯一不那麼虧本的,是伊,和母親的表妹交換,成了人家的媳婦,也換得弟弟未來的媳婦回來。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縣長選舉前一周,大老突然腦血管栓塞倒下。
此次T縣的選舉競爭空前激烈激烈,泛青和泛黃都推出了候選人,而未獲泛青提名的呂姓立委也決定脫黨參選,三人在地方各擁勢力,因而選情一直呈現曖昧不明的狀況。而T縣為島內人口最多的大縣,一向被視為總統選舉的指標性前哨。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深夜下計程車時心事重重,沒留神就用力關上車門,走了幾步路,總覺得身後怪怪的。失聰之後,許多感覺真的都敏銳起來。回頭,司機瞪著我,剛剛針扎似的感覺大概就由此而來,他臉色不佳地下車檢查車門,車子挺新,我剛剛那一關,大概讓他心頭在淌血吧﹗
我回頭走到車旁,指指耳朵,搖了搖手,努力擠出最誠懇的微笑。剛剛下車前是從後照鏡讀他脣形,勉強猜出價錢的。我上車時說了目的地以後就沒再開口,難得遇上寡言的司機,一路的沉默沒機會也沒必要向他解釋我現在聽不見。在我第三次打了這個結結巴巴的手語後,他才猜出我的意思,有些納悶,但是臉色和緩了許多,點點頭開了車走。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來拿了獎金想幫家裡貓咪買個頂天貓樹,不過量過以後家裡擺不下,還是又換成罐頭把他們養得肥嘟嘟的了】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