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北漂記~大陸見聞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無用之用,是為大用!”莊子這句話一直是我的座右銘。人生太多不可預期,已經太多次印證,今天視為無用的,明日卻可能大翻盤。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旅行過的城市,待得最久的是北京,最想念的也是北京。王城的氣派不用說,但現在最掛念的卻是小後倉小街的貓。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福州唯一一次像出遊的行程,還是附加在公事上面。到淮安去看一塊建商的地,開了一個多小時才到,遠得要命。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福州工作,同事多是福建人,語言以閩北福州話為大宗,但也有閩南漳州泉州廈門人,所以基本上講台語也通。
人不親土親,土不親,語言也親,鄉音相近,感覺也親近許多。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福州假裝台灣闊少奶奶,看了不少房,許多閩江、烏龍江畔的高樓,登樓時更讓人油然生起"想當有錢人"的雄心壯志。未完工的樓,要上高層必須要搭簡易工程電梯,四周鏤空,一個鄉下大媽這兒板板、那兒按按,工程梯就吱吱嘎嘎升往高樓去。第一次搭時挺新鮮,自己既怕高又忍不住四下張望。同一天之內跑了三個工地,搭了三次工程梯,最高一次到了廿二樓。
回來的下午,才在福州晚報上面看到當天寧德市掉了一架工程梯下來,二十幾個民工(多半是四川人)從二十二樓掉下來,摔得支離破碎無一倖免。看完如墜冰窖,佛洛依德老喜歡解讀這種高空墜落的恐懼與性有關,不過我堅決認為我老作墜落的夢是真的懼高症,絕非欲求不滿。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痛恨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說法,例如:外勞都很骯髒、客家人都很節儉...,等刻板印象。但是聽聞太多大陸當地人講到新疆人,我沒有事証可以為新疆人辯解(沒被扒過這樣消極的事証實在算不了什麼)。不過要說心底沒幾分堤防,未免有些不小心。基本上大都市遍地皆扒,從台北到北京到深圳到福州,沒啥兩樣。只是對某地人的印象特別強調扒竊,又是一種我無法接受的刻板印象,要說我鐵齒,也行。
那天上班依舊在遲到邊緣,叫了摩的(Motor Taxi也)去公司。平常我的後背包上街或搭公車都會背到前面來,但搭計程車除外,料想沒人摸得著。搭了摩的也是,但師傅那回騎上了人行道,速度稍降,我想一會兒就到,也懶得將包移到前面來。才這麼短短幾秒鐘,我感覺包被碰了一下,連忙移到胸前,一看拉鍊已經被拉開了,好在我的錢包手機一向在口袋,那天裡面沒什麼要物。回頭張望,一個綁著頭巾的新疆女孩若無其事的往旁邊看,人行道上面連著幾攤新疆人推的核桃跟糕餅車。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忙不忙碌,全是比較值。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福州記其實一點都不青了,在那邊兩個月,忙到沒時間寫;回來兩個月,閒到沒時間寫。現在又開始上班,腦力被廣告剝削到煩悶的時候,才開始想寫點東西抒發。記一些我待過最久的大陸城市的一些心情記事吧!◎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師李敖,暌違北京五十年,最懷念的就是豆汁兒。我上北京,最好奇的在地食物,也是豆汁兒。
豆汁兒,惡者恨至聞之掩鼻。不過大凡令人深惡痛絕的食物,相反也會令人愛之逾命,臭豆腐是,西方起司亦是。我愛臭豆腐,也愛起司,所以決不會錯過豆汁兒。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炕是我絕對好奇的東西,雖然現在長江以北都以供暖,我對這千百年來活命無數的裝置還是多了一分好感。
可惜一路從北京經山西到陝西,見新不見舊,連延安都矗立棟棟高樓,就是少見老建築。有人住的窯洞又不好意思一頭給人家鑽進去,只好懷著點遺憾回到北京。沒想到卻在北京近郊終於見到炕了。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當自由在生活中退縮到幾近卑微,旅途中曾有的孤寂與不適,在求不得的心情下,都變得甜美可人,臥舖火車是其一。
早期台灣北高列車有臥舖,但在現代交通時間大幅縮短下早已取消,我第一次坐臥舖火車是在大陸,昆明到大理。之後,北京到大同、成都到天津、深圳到武漢…這些路線動輒十幾二十小時,若說旅館是暫時的家,臥舖火車也是,只是是個移動的家。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刊登於九六年二月聯合報)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後一次去動物園應該是小學六年級的畢業旅行了。
這次踏進北京動物園,當然是為了熊貓。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己真是遲鈍,在圓明園裡面看到凡有建築物模型的玻璃罩內,都會被塞進各式各樣的鈔券,一開始還只納悶,這些大陸人真怪,幹嘛老往裡面塞錢?後來看到一個小伙子正把鈔票捲成極細極細的一小捲,努力要塞進模型玻璃罩的小孔裡面,我終於忍不住開口問原因,不過小伙子挺靦靦,咕噥了一句什麼沒聽清楚,自顧自地又開始塞。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是我在商店裡看到,怎麼看怎麼怪的東西。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直到會控制方向之前,從斜坡上面滑下來,我還怕得直想掉淚,怪自己幹嘛沒事找罪受。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直覺得,旅行記錄不該在行程當中書寫,第一是因為身在異地已昏頭轉向,實在不想為了書寫耗盡剩下的精力;第二是因為身在此山中,所有的經驗都太過新鮮也太過激烈,我的書寫習慣一向是寄望自己能冷靜,在日後翻閱旅行的紀錄時,不至於只看到新奇的激越的熱情,卻缺乏深厚的思索與反省。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