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刊登於九六年二月聯合報)

偏偏就是在我行走一天筋疲力盡頭昏眼花,剛下過雪的二月西安,走進這家店想要來一碗熱氣騰騰的羊肉泡饃,服務人員問明沒多點其他小菜端了兩塊饃叫我掰完以後叫她之後就沒第二句招呼。自知是貧窮旅人得到這般待遇也沒話好說摸摸鼻子乖乖掰饃。畢竟是充滿旺盛好奇心的旅人,小小不快一下就被掰饃的新鮮感沖淡,聽說掰得細如黃豆大小才能吸足湯汁更添美味,對食物要求甚高的我自然奉行不悖,努力開始掰那塊硬得像木頭的饃。

到底是技術不熟練還是手腳笨拙,掰了多久沒計時,只知道隔壁桌比我慢到的一對姊妹都掰完饃吃光走人,接著一對情侶坐上同一位置也掰完開始用餐了,我還在努力與兩塊饃奮戰,到真正上桌了反而沒胃口喝了湯淺嚐幾口就走。

這該死的饃啊,其實是突然湧上的旅途孤單叫我胃口全失,別人雙雙對對談談笑笑沒多久就掰好一碗饃,我形單影隻手上饃宛如巨大沙漏永遠漏不到盡頭。

一碗饃喚起我難堪的依賴與思鄉,最後走出餐館另買一串烤羊肉到鐘樓廣場邊吃邊掉淚假裝是孜然粉太辣所致。
創作者介紹

尋犬啟事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