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北宜沒多久,他就嚷著要去廁所。

 

「一定是剛剛在礁溪吃太好了!」他一面開車,一面抱怨。

 

到了石牌,他隨隨便便停了車就衝下去。

 

北宜公路起了霧,前方的樹影幢幢,一切都有些迷濛。

 

「好無聊,有人在廁所的牆上寫『請勿東張西望』,我就故意給他東張西望,看會不會看到什麼。」

 

她聽了噗哧笑了出來,果然是他的風格。接下來他開始聊起最近興農牛封王的事,她有些納悶,他一向不怎麼注意體育新聞的,不過因為暈車,沒一會她就暈暈沉沉起來。

 

他伸手過來握住她的,她微笑了一下,突然,冷汗直冒。

 

他輕輕搓揉她的手指,很仔細地,連著指甲,輕輕撫弄。這是前任男友撫摸她的方式,在他因她移情別戀跳樓自殺以後,就再沒人用這樣的方式摸她的手。

創作者介紹

尋犬啟事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