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故意的,一切都是因為寂寞。
因為寂寞,我太需要朋友。
打出生起,我就沒見過我的父母,在有意識以後,又和兄弟姊妹離散,所以我到哪裡都是獨自一個。
可是獨居的生活,吃飯沒人招呼,睡覺沒人講話,寂寞揪得我發慌,所以當第一個願意和我作朋友的男孩出現,我高興得心都要化了。我們約好在他每天放學以後一起玩遊戲,他為我留下學校沒吃完的點心,我摘了一大堆野果跟他分享。
在童稚的時候,這樣的友誼的確是純白無暇的。可是當沾染到世俗的塵埃時,就開始變質了。
男孩要求我身上最珍貴的東西。
其實一開始是毫不吝惜的,任何東西都比不上我們的友誼。可是當他不斷上門、需索無度時,在怎樣的友誼也禁不起這樣的折磨。


我不是故意的。
在肝病蔓延的世紀末,每個人知道我身上有這樣的珍寶以後,都會想要的。
做為一隻被控訴會吃人的蛇,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怎麼知道患了肝病的人這麼多,然後每個說好只削我一片肝的,最後都紅了眼一削再削。
可是我又是這麼需要朋友,所以每次不得不把嘴閉上把他們留在我體內時,都會流下眼淚:我又失去一個朋友了…。
創作者介紹

尋犬啟事

s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